抗疫期间,杭州有个香港人捐了大批物资,还抢

抗疫期间,杭州有个香港人捐了大批物资,还抢

时间:2020-03-23 15:5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3月20日,杭州钱塘新区教育与卫生健康局的工作人员马志强跟蔷薇姐姐说,他有一个任务群,这个群里有37名志愿者和10名医生,医生也是志愿者。

在杭州抗疫这段时间,10名医生组成暖居诊所,37名志愿者组成爱心车队。医生负责为居家不能出门的居民线上或电话问诊,车队负责为居民买药送药。他们一分钱报酬都没有。

现在杭州的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有位志愿者在群里留言,希望这个群永远不解散。群里的人都跑出来说,希望这个群不要解散。

怎么会解散呢?它见证了志愿者们暖暖的心意,也见证了这段时间以来杭州人共同抗疫的点点滴滴。

口述:马志强(杭州钱塘新区教育与卫生健康局工作人员)

成立暖居诊所,3部热线24小时有人接听

大年初一晚上,我们接到单位电话,全员停止休假,待命。

大年初二,我们上岗了,单位设立了疫情防控暖心热线。

同时,我们设立了暖居诊所和爱心车队。

开始,暖居诊所主要由我们局的暖心员对接社区医院和在下沙的一些医院的医生,由他们在网上,或者电话里问诊。

我也从单位一名从事健康城市建设的工作人员,变成了一名接听热线的“暖心员”。只要居民有疫情相关的问题,都可以打过来。

3部热线电话24小时有人接听,我们的暖心员很多是心理咨询师或者医生。

疫情刚爆发时,电话快被打爆了,最多的一天我们接到285个电话,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有的是来询问政策,有的感觉身体不太舒服怀疑被感染。

飞机经过武汉宝宝发烧,不敢送医院

一天,我们接到一位妈妈电话。

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我们问了好一会儿,她才说,几天前,曾经两次带宝宝坐飞机经停武汉。他们回杭后一直居家隔离,但3天前宝宝发烧了。

她不敢告诉社区,担心被隔离,也不敢送孩子去医院,担心被传染。自己在家喂了两天药,宝宝精神更差了,而且高烧不退。

妈妈在电话里都要哭出来了。

我们一边安慰她,一边协调暖居诊所。

我们先让社区医生在电话里给她提供咨询,然后让省中医院下沙院区儿科主任通过视频方式给孩子问诊。

医生建议这个妈妈马上带孩子去医院,医院有专门区域可以快速诊疗。

这个妈妈听完医生的分析,马上抱宝宝去医院了,1小时后她又打来电话:“太感谢你们了,宝宝是甲流,不是冠状病毒,也没得其他种类的肺炎。”

凌晨3点接到来电,就是想聊聊

有很多电话打来,纯粹是因为他们太过焦虑,心理上不安。

一次我值晚班,下午5点,我领了盒饭就开始接电话,到第二天早上换班也没来得及吃。凌晨3点左右,我接到一个电话,也是个女士。

她张口就说:“我受不了了,你能帮帮我吗?”

这位女士因为去过湖北,正在接受居家隔离,家里只有她一人,她说压力很大,已经好几天睡不着了。

我本身不是学心理的,于是问她,要不要跟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说说。

她说:“不用了,你跟我聊聊就好了。”

我就当起了她的倾听者,她跟我说了半个多小时:隔离前的经历、隔离的这几天如何度过的……

我静静地听。这样的人很多,大家都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惊恐慌乱很正常。

她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最后说:“谢谢你,我想今晚我能睡着了。”

他们都是志愿者,不拿一分钱

成为“暖心员”后不久,我又接到了新的任务。

随着疫情不断变化,杭州小区封闭,隔离户增加,局里要我召集志愿者成立专门的暖居诊所和爱心车队。

后来,我们召集到10位来自民营医疗机构的医生志愿者,他们每天轮流到岗,提供线上,或者电话问诊。

局里还发现一些居民开始居家隔离或者集中隔离后,出现了买药难的问题,一些必须要吃的救命药买不到,于是又成立了爱心车队。

我们的爱心车队由37名志愿者组成。

这些志愿者,我们没有任何补贴给他们,他们却都争着抢着要任务。

车都是他们自己的,包括每次出车的油费都是他们自己付。

他们帮忙到需要帮助隔离户家中取病历,然后再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到医院取药,取好药再送到隔离户家中。

有的隔离户的药是自费的,志愿者会先把钱垫上。尽管如此,我们把任务写下来发到群里,他们都要“抢”的。

同事们都身兼数职,我也加入了“暖居诊所”的保障团队。

医生志愿者负责问诊,车队主要负责买药送药。

药方发到群里,马上有人抢单

2月16日,有位居民郑先生在居家隔离的第二天就发现药快吃完了。

他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多年,每天都要按时服用相关药物,两种药都是处方药,药店也没得卖。

郑先生向社区反映了情况,社区联系了社区医生,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没有这两种药。

社区又想到了我们。

我们当天就加了郑先生的微信,了解了情况,并且在区内帮他找药。

我们问了几家医院,后来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门诊办有药。但是郑先生之前不是在这里看的病,没有门诊记录,不能直接取药。

我们又把诊断证明和其他医院的配药记录发给邵逸夫医院。

医院临时抽调人员,安排进行网上会诊和审核,最后开具了处方。

我把医生给郑先生开的处方放到了群里,马上就有志愿者抢单,第二天大早,车队志愿者就到郑先生家取医保卡和病历本,赶到医院配好药后,又赶着送到他手里。

郑先生说,再晚一点,他的药就接不上了。

一位来自香港的志愿者,简直是24小时在线抢任务

我们车队里有个志愿者叫李炜,40多岁,香港人,来杭州创业7年了,住在钱塘新区。

李炜也是杭州青创会的秘书长。

疫情开始后,他就开始组织捐款捐物了。他给我们捐了一大批的防疫物资。

听说我们这里在招志愿者,他马上就来报名了,报名的时候家里人都还不知道。

李炜也在志愿者群里,只要我们发布任务,他就会马上回应要“抢”任务,,有时候我真怀疑他是不是24小时都盯着这个群。

有次我们要给一批居家隔离的居民送药,李炜承担了3家的送药任务,第一家的居民需要配糖尿病的药。

李炜开车7公里先去居民的小区拿病历本和市民卡,再去医院给她配药,配完药再送到居民的小区岗亭。

配药前,医生需要问清患者的一些情况,医生给那个居民打了电话,医生问完后,把电话递给李炜:“这个患者说她要跟你讲句话。”

李炜有点懵,但还是接过了电话,电话里的声音似乎是位上了年纪的女性,她说:“我只想说,谢谢你,谢谢你帮我配药送药!”

虽然只是句“谢谢”,但这件事李炜一直都记着,他说非常感动,明明自己只是做了这么点送药送饭的小事而已,却收获了真诚的感谢。

这个任务群见证了一份暖暖的心意

这段时间,除了我们的这些志愿者,还有很多人也在默默地付出。

那时候有个社区的医务人员没地方吃饭,我们区一家叫 “老淳安”的饭店 直接就捐餐了,每天给医护人员免费提供盒饭。

车队的志愿者们也是抢着来送,来回几十公里。每天,一日三餐。

现在杭州的疫情慢慢得到了有效控制,来暖心热线咨询的人稍微少了些,但我们依旧是3部电话24小时保证有人。

除了接听电话外,我还要汇总所有的热线信息, 打字打得左手也抬不起来,只能撑在桌子上继续汇总。

现在咨询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有的咨询湖北返杭政策,有的咨询国外返杭政策,但相当一部分还是心理方面的。我们依旧要对他们进行安抚和疏导。

我们的爱心车队,任务也一天天少了起来。

之前忙的时候,车子都快不够用,现在一天也没几个任务。

记得我们还给各个街道、关卡一线人员等送过预防新冠病毒的中药,那时候都是十几辆车一起出动,场面十分壮观。

药都是提前熬好的,一次我们要送几千包,非常沉,有的志愿者抬药时直接扭了腰。

我们一共送了8万6千包药。

那段时间,我每天从下午5点上班到第二天早上下班,在疫情期间,我已经记不得这样的值班有多少次了。

我不觉得自己多了不起,因为同事们个个都很拼。

招募的志愿者们更让人敬佩,他们一分钱都不拿,抢着接电话问诊、抢着开车到处给居民送药。

大家的感情在争抢任务中日益浓厚起来。

昨天,有兄弟说,如果再过些天,疫情彻底得到了控制,这个群也不要解散掉。

结果底下几乎每个人都说,希望这个群不要解散。

是啊,怎么能解散呢,它见证着大家这份暖暖的心意,也见证了杭州人共同抗疫的点点滴滴。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百家故事# 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